我们说相声

编辑:取笑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20-04-10 11:58:17
编辑 锁定
台湾著名导演赖声川编剧执导的\"相声剧\"《千禧夜,我们说相声》获得文化界、戏剧界和相声界的众多好评。2000年秋季于国家戏剧院演出的《千禧夜,我们说相声》,是表演工作坊创作的第四出相声剧,试图探讨百年来语言文化的分类和转变;不同于前三部场景皆在「华都西餐厅」,《千禧夜,我们说相声》的场景改设在相声的发源地--北京,时序从一九OO庚子年十二月三十日开始,上半场借北京一家「千年茶园」所发生的相声表演,串连下半场在台北发生的千禧大选事件,全剧穿梭时空一百年,从清末八国联军清帝国瓦解,一路说到九二一震灾后的改朝换代,前呼后应,形成预言与回照,藉古讽今,亦藉今论古。
中文名
我们说相声
外文名
MillenniumTeahouse
其它译名
表演工作坊作品集
制片地区
台湾
导    演
赖声川
主    演
金士杰,倪敏然,赵自强
上映时间
2000

我们说相声剧情简介

编辑
熟悉表坊相声系列的朋友,对于“华都西餐厅”也必然不陌生,而此次《千禧夜,我们说相声》的场景则是设在一座具有千年历史的茶园中,戏的一开始是公元1900年的北京,在经历了八国联军后茶园在一片惨淡中开锣,两位落魄的相声演员正要开讲,其中的一位因遭闪电袭击而生起某种预知的能力,同时亦会突然陷入重复语言的鹦鹉状态,此时遇到一位好说相声的末代皇族贝勒爷,三人展开了一段十九世纪的对谈。
下半场是发生在二十世纪末的台北,“千年茶园”的戏台被搬到台北,两位相声演员正为晚上的演出在忙碌,其中一位却在记录他的梦,他的梦恰与上半场呼应:这一夜茶园来了一位正在为竞选做准备的民意代表,于是三人又展开了一段二十世纪末的相声对谈。千年茶园不论在北京抑是在台北,两位相声演员似乎总会遇到他们表演上的克星,而生活在十九世纪末与二十世纪末的小市民,似乎也老是遇到令他们啼笑皆非的窘景。今天是百年前的预言也好,百年前是今天的梦境也好,二十世纪末我们仅以《千禧夜,我们说相声》献给这块土地上往前跨步的所有人。
《千禧夜,我们说相声》的演出人员,除有观众熟悉的金士杰、赵自强、李建常,表坊还特别邀请到拥有丰富相声表演经验的「综艺界大哥大」倪敏然担纲演出。值得一提的是,《千》剧未演先轰动,应观众要求,一再加演,欲罢不能;而配合时事,由倪敏然分别模仿林信义及吕秀莲的电视广告「相声救国篇」更再当时成为广告界热门话题。

我们说相声大陆版

编辑
其实,赖声川也正有意要在大陆话剧舞台深耕并推出大陆版的《千禧夜,我们说相声》。2001年《千禧夜,我们说相声》由舞台而引发诸多文化效应,一些经常活跃在话剧舞台上的演员和相声演员都希望能与赖导合作,在内地舞台上尝试演绎"相声剧"这一表演形式。本月,赖导将与内地演技派演员陈建斌、达达及由高校剧社登上话剧舞台的邵泽辉、王伟等一起合作,推出北京版《千禧夜,我们说相声》。据悉,该剧不是简单地移植或嫁接原来的台湾版本,而会根据内地青年演员的演艺特质及大陆观众的"兴趣点"进行二度创作,力图向观众呈现一部更精彩更好看的相声剧。

我们说相声评论

编辑
自从1985年推出《那一夜,我们说相声》后,以相声形式创作一个完整的剧,似乎成为【表演工作坊】的某种招牌。事实上在赖声川第一次尝试以相声形式来创作舞台剧时,从导演到演员,没有任何人有把握,那样一种在当年已完全式微的表演形式是否能寻回它的舞台,也因此《那一夜,我们说相声》在当时创作群的心中,也仅是一项实验。很意外的《那》剧得到广大的回响,不仅是创下当年舞台剧连续演出场次的纪录,更为此一被遗忘的表演形式拾回第二春。
在中国诸多的表演形式中,喜剧的形态并不多,京剧中的丑角也只是点缀而已。“相声”以其独特的说学逗唱针砭时事,为市井小民的生活增添许多乐趣。传统的相声段子大约都在15-20分钟左右,而段子与段子间皆无关联。这与【表演工作坊】的相声剧有着一个极基本的差异,因为在表坊的相声系列中,每一部戏都有其完整的主题,也因此段子与段子间必须顾及剧情的开展。像《那一夜,我们说相声》探讨的是传统艺术的没落,《这一夜,谁来说相声?》则是尝试解读解严后的两岸关系。这样一种要兼顾剧情发展,又要能褒贬时事的相声作品,对创作者而言无疑是极大的挑战。
早在三年前表坊即提出千禧夜演出相声剧的构想,但大家对千禧夜究竟是99年底抑或是2000年底众说纷纭,最后在格林威治天文台佐证下,终于断定真正的千禧夜应该是2000年底。面对一个新的世纪,创作者自然有许多感触,赖声川认为在展望前景之际,我们似乎仍应看看这百年来究竟有什么东西是无法改变的,于是这部以千年茶园为背景的相声剧于焉展开。
词条标签:
影视作品